進修快訊 [ 更多 ]  
DSE中文閱讀偏淺 「死亡之卷」不再「致命」
第六屆中學文憑試中文科開考,普遍考生認為今年題目深淺度適中。
(星島日報報道) 中學文憑試中文科筆試開考,被考生視為「死亡之卷」的閱讀能力卷一,艱深難懂的篇章與題目不再復見,白話文篇章是台灣作家劉裘蒂的《跑道》以跑步比喻人生;文言篇章則是清代文學家俞長城的《全鏡文》,諷刺自欺欺人的行為,考材易引起考生共鳴。資深中文科教師稱,卷一連續兩年題目偏淺,預料未來趨勢亦不會過於艱深。

逾五萬六千名考生昨應考核心科目中國語文,繼去年出現歷屆最淺的閱讀能力卷一,今年的試卷深淺度亦跟去年相若。卷一佔全科總分兩成四,今年擬題的白話文篇章,出自台灣作家劉裘蒂的《跑道》,透過記述跑步的見聞及體會,藉「跑道」寄意,啟發讀者思考人生目標、成敗得失;文言篇章《全鏡文》是清朝文學家俞長城的作品,通過記述無心公欲毁鏡以「全我之真」,鏡神加以辯解一事,諷刺諉過於人、自欺欺人的處事行為,表達自省對人的重要。

全卷設二十一條題目,總分九十分,《跑道》佔五十二分;文言篇章《全鏡文》則佔三十八分,分布於八題。寧波公學資深中文科教師王美琪稱,今年整體題目驚喜不大,「不會嚇怕考生,(水平)合情合理」。最令考生懼怕的文言篇章,刁鑽題目亦不算多,「每年必出的文言字詞解釋題,更是歷屆最淺,未見僻字,亦易於從文中推敲」。

蘇浙公學中文科主任陳匡正則認為,近年出題深淺有趨近學生水平的迹象,更為純粹考核學生語文能力。然而,她認為在教學角度,中文科不應只訓練基礎語文能力,撇除對中國文化欣賞、歷史、道德情懷元素。陳以《全鏡文》中鏡神提及「秦皇焚書」為例指,若考生缺乏中史根基或文化修養,單看試題根本不能得知秦始皇「焚書坑儒」典故,也較難回答當中說明甚麼道理。

文言篇章的題型包括三式判斷題、長問答、文言文譯為白話文等,王美琪表示,最艱深的題目屬跨篇章問題,該題節錄唐代文學家劉禹錫的《昏鏡詞引》,問考生與《全鏡文》所諷刺的人是否有共通之處,但題目對引文已有解說與提示,相信考生不難明白。

近年不少卷一白話篇章均是出自台灣作家,今年擬題的《跑道》是劉裘蒂在大學時期的作品,王美琪稱《跑道》比去年談及濃厚鄉土情懷的《紅心蕃薯》更貼身,易有共鳴,「學生一看到內文說『跑步』,主題已呼之欲出,不難聯想到人生。」她認為考生高分與否,取決於作答「引申題目」表現,題目要求考生體會「跑道」可以比喻甚麼,「考生是需要時間思考,解釋人生歷程與跑道相似之處。」「死亡之卷」連續兩年不再「致命」,去年中文科達標率明顯提升,八成半考生取得二級或以上,百分之七點五的人考獲第五級或以上。


星島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