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數碼營銷 銷得火熱 風馳電競 揭開本地新一「業」
前車可鑑 梁錦松
工程師+偵探 潘新華
為食肆 建口碑 試食平台招「素」致勝
踏上環島旅途 盡覽台灣人文風景
下一站北角 挪威
擺仔女上台 梁繼璋
男女有別 藝術無間
職場升呢 - 用戶體驗的重要性
智富增值 - 抓緊方向盤 記掛?茷e方
職場Q&A - 學海無涯 拓闊事業疆界
個性全面睇 - 心在滴血
課程速遞
書評



「買車衰咗先信耶穌?」前財爺梁錦松早前在網上自我抽水推銷福音,再度成為紅人。不管信主還是不信主的,都讚「靚抽」。這樣一抽,彷彿告訴大家阿松已徹底放下,03年因為偷步買車被迫落台的往事,已成就今日金剛不壞的他。

驀然回首,買車事件是人生歷練,少年得志的阿松經此一役,一度迷失人生方向,沉迷滿天神佛,但內心仍是空蕩蕩,一次返教會「出醜」經歷,令自滿自大的阿松醒覺自己過去太囂太寸。蟄伏多時,再復出的阿松已磨平棱角,近年放下身段服務最被社會遺忘的基層,碌盡「人情卡」為慈善機構籌款,又搞扶貧的「香港小母牛」,又加入「惜食堂」,把「惜食堂」變身為全港最大免費派飯的「米飯班主」。

今年初滿六十六歲的阿松,突然有感而發,坦言時日無多,屈指一算人生可能只餘六千天。他想計畫「倒數大計」,惜過去的人生經驗告訴他人算不如天算,「不論讀書、加入銀行界、做財爺、同伏明霞結婚生仔,我人生中所有大事都非計畫之內。」他深信冥冥中自有主宰,所有計畫都不由人,惟有目標是控制之內,「餘下日子,每日給自己?功課係『學習謙卑』,積極過每日,其他就交給神安排。」

有種人,愈是低調,人氣反而愈旺。梁錦松是人辦,闊別官場十四年,前陣子特首跑馬仔,他再次被炒熱成「黑馬」人選。

政界人人睇好他,商界也貴人如雲,他目前身兼南豐集團董事長,以及新風天域聯合創始人,銜頭一個比一個大,名副其實是吃得開,他感恩說:「加入南豐也好,搞新風天域也好,都是對方來找我,不是我去拍門的。」好工、筍盤自動搵上門,阿松認為與信主後自己變得謙卑、氣場改變,提升人緣有關,「以前?我的確幾寸,諗番轉頭真係好唔啱。」面前的阿松眼神少了一份昔日自信滿滿的傲氣,卻多了一份暖男的溫柔。

輕慮淺謀
少年得志的阿松,畢業後加入美資銀行,升職快過火箭,年紀輕輕已躋身高層行列,四十九歲那年加入政府做大掌櫃,並追到國寶級跳水運動員伏明霞做太太,事業、愛情都攀上頂峰,意氣風發難免目空一切,直至03年《預算案》公布增加首次汽車登記稅前,他渾忘避嫌,買入一架房車,惹「偷步」買車避稅疑雲,他的世界開始下?雪,烏紗亦不保了。

見慣風浪的他竟變得六神無主,滿天神佛樣樣都信,還跟太太去泰山拜玉皇大帝,又去天津給活佛灌頂,一位喇嘛給他一塊菩提葉說可以辟邪,他珍而重之放在口袋內,可惜不管如何求神問卜,前路仍是茫茫然。

06年,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邀請他返教會,他抱?一試無妨心態接受。首次親身接觸基督教,他像鄉下仔出城,手忙腳亂打翻了聖杯及托盤,發出嘭的一聲,嚇得全場望?他和黃仁龍。這次「出醜」恍如當頭棒喝,把自大自滿的阿松敲醒,驚覺自己不是甚麼了不起,「自己以往做人唔謙虛真係幾錯!」

輪流轉
回首前塵,他反而慶幸曾遇上買車事件,「假如當時無發生呢件事,我無辭職繼續留在政府工作,未必會好似而家?感覺咁好!」他重申,並非因為偷步買車「衰咗」才信耶穌,但離開政府首三年半?,幕幕舊事湧上心頭,讓人徹底反省,「以往會因為買到心頭好、去到好地方旅行而開心,但撫心自問,內心沒有半點喜樂。生活唔使過得好刺激,但有一份自在,這就是喜樂,這是我離開官場後最大?收穫。」

阿松形容,買車事件是上天給他最好的考驗,「信主後工作方向好清晰,就係榮神益人,在甚麼崗位都可以利民,唔一定要做官。」因為這份使命感,今年1月踏入六十六歲生日的梁錦松開始倒數餘下生命,「按照現今香港男性平均八十二歲壽命計,我剩下?日子唔夠六千日,好多人以為咁諗好灰,我覺得唔係呀,正正因為得番六千日,每日要過得好積極。」

那麼倒數六千日計畫如何度過?「具體每日要做乜嘢未知道,上帝自有安排。但我每日畀自己?功課係『學習謙卑』。」在商界呼風喚風的梁錦松機關算盡,但世事往往超乎他預期,彷彿每一步冥冥中都有安排,「我是個有計畫?人,但所有發生喺我生命中?重大改變, 無一樣係計畫之內。」他整理一下思緒說:「無論轉工、讀書、婚姻,人生重大事件都唔係計畫之內。」

他說,當年港大畢業後應徵花旗銀行,沒有別的只貪人工高,本打算做兩年賺夠錢便重返校園進修,誰知在花旗一做二十三年,在銀行界一留便是二十八年,「就算做官都不在計畫之內,點知竟然做到財政司;後來我離開官場加入黑石基金,再轉去南豐,由金融跳去做地產,也是對方來搵我。至於與伏明霞結婚生仔,更非預計之內。」

南轅北轍
阿松娓娓道來首次聽到伏明霞的名字,是對方首次代表中國隊在巴塞隆納參加奧運跳水,他在電視上「邂逅」了她:「當年佢只得十四歲,如果我當時同人講,呢個女仔將來會同我生三個小朋友,真係講你都唔會信。」兩人成長的背景南轅北轍,年齡更相差二十五載,卻出奇地合拍,「一切自有上天最好的安排,既然係咁,人生使乜咁擔心呢?」

他又傳授夫妻相處之道說:「有時見太太好嬲時我會講,聖經話妻子要服從丈夫;她就會回敬一句,聖經都話丈夫要愛護妻子。講到呢度,大家就會笑番。」娶到伏明霞,阿松承認幸福無比,兩人不單有共同信仰,並認同「惜食堂」愛惜食物的觀念。

每次外出用餐,兩人毫不猶豫將吃剩的食物打包,絕對不認為是寒酸,「有次太太同內地傳媒朋友喺俱樂部食飯後打包,點知被傳媒寫了出來,言談間對太太食剩少少嘢都打包走大表驚訝,寫?語氣好似講到太太好孤寒,不過我哋睇完就相視而笑,呢個就係文化差異了。」

因為家有賢妻,梁錦松幾乎忘了對上一次與太太吵架是何年何月,「我哋好少鬧交,有都係怨我又唔返屋企食飯!」他哈哈大笑說。平凡的幸福,莫過於此!

斗量車載
出身草根的梁錦松,離開官場後成了「黃大仙」,有求必應。除執掌扶貧善團「香港小母牛」外,2013年出任「惜食堂」主席。他笑言:「呢個主席好易做,只係打?電話叫人捐物資啫。」數口精叻的他「撲水」了得,加盟後「惜食堂」如虎添翼,獲本地飲食界支持,將廚餘捐贈該機構,煮成熱飯餸派給有需要人士。派飯量由最初日派二百個飯盒增至現時七千個,成為全港最大派免費飯的機構。

食堂每日開支不菲,背後「大水喉」全是阿松縱橫商界多年結下的善緣,「唔少知名企業如賽馬會、?豐銀行、公益金等一直有捐助。」阿松表示,揼人心口最難是過自己的心理關口,最後他想出一個妙法:「好彩我面皮夠厚,況且錢不是落我袋,都是去幫人,開口開得好自然,唔覺得尷尬。」

派飯四年,最令他難忘是有次帶同子女到深水埗探訪劏房戶,遇見一位獨力撫養子女的單親媽媽,「對佢哋嚟講,有人免費派一餐飯,足夠將飯錢慳畀子女參加課外活動。」





本文摘自2018年1月3日《東周刊》 人物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