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專家出謀獻策 升學海外零距離
目標「游」此起 - 歐鎧淳
雷霆救兵雷其昌
授人以琴 不如授人以心 培育學生 演繹人生樂章
B計劃 - 貝安琪
與導盲犬同行
智富增值 - 債券投資
個性全面睇 - 習以為常
職場升呢 - 科技改變各行各業的生態環境
職場Q&A - 投身人力資源行業 工作經驗尤其重要
書評
課程速遞
入讀「 一條龍」 海外學校 為進入世界名牌大學作準備
職涯規劃定方向 學生快一步 學懂闖前路
初中留學 時間長經費增 紐西蘭公立中學優勢多
按己所需 慎選院校 鋪設理想留學路
赴美升學 體驗近年全球熱捧STEM 教育
推介課程總覽



學士
BA(Hons)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Top-up)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其他
ICMA Programmes
The Institute of Certified Management Accountants

PMP/ CIMP/ PMI-ACP
informatics

Undergraduate Programmes (Psychology /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 HRM / Marketing Management / Financial Management)
Upper Iowa University

海外升學 More
Cardiff Sixth Form College / Queen Ethelburga's Collegiate / Oxford International College
Global Education Group

IB, English & US Test Prep
Arch Education

Study in France
Campus France

相信不少香港人對導盲犬的印象來自電影《導盲犬小Q》,牠忠誠溫馴的模樣,一直深刻烙印在記者的腦海。香港的導盲犬服務只開展了短短數年,訓練員彭愷婷(Brenda)跟拍檔黑色拉布拉多犬Ape卻像老朋友般充滿默契。訪問當日,記者在地鐵站第一次見到身穿紅色訓練背心及戴上導盲鞍的Ape,牠友善地搖搖尾巴,乖巧地跟隨Brenda,路人都對牠投下好奇的目光,卻沒有騷擾訓練中的Ape。與導盲犬同行,令Brenda由沉悶上班族,重獲生活的滿足,助人為樂的初心,令她的人生滿載感動!

熱誠澎湃 上班族變訓練員
眼前活潑開朗的Brenda,曾是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她在13年底裸辭,自覺在家中很hea(無聊),便決定做義工,由於從小到大都喜歡狗,但礙於屋苑不准養狗,一直未能飼養,所以選擇到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幫忙,找到工作後,也不時在周末到中心做義工。「見到導盲犬和視障人士出街,覺得好amazing(神奇),究竟如何將狗訓練得如此乖巧呢?」

她在兩年前開始正式成為導盲犬訓練員,「其實當時中心主席沒有立即接受我的申請,因為做這份工作要非常有熱誠,而且培訓訓練員是一個很大的投資。」她請了一星期假,了解工作細節,例如與導盲犬視障使用者溝通、處理配對個案、探訪幼犬及寄養犬等。「那時候知道中心未有獲取資助,沒有錢給第一年的人工,我也認真考慮了很久,又與家人商量,幸好家?沒有經濟負擔,而且家人十分支持,我才放心去做。」

現在人工雖然不高,但訓練員工作為Brenda帶來難以言喻的滿足感。「以前日日返工放工真的很悶,加上爸爸離世,更加令我覺得想做就去做,這樣才是人生!」

與主人出街 如打機過關
現時港人對導盲犬的了解及接受程度慢慢增加,但由於法例沒有涵蓋訓練中的導盲犬,所以搭交通工具時或會被拒載。Brenda笑指,自己很幸運沒有遇過上述情況,「現時地鐵會發許可證給訓練員,九巴也會派沒有載客的巴士接載我們,但未必能反映巴士多公公婆婆和小朋友的真實情況。」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於2012年成立,他們不時在假日街頭進行公眾教育,Brenda說,很多人也誤以為導盲犬是政府服務,殊不知香港的導盲犬是由坊間機構培訓,沒有取得政府資助。又有不少人覺得,導盲犬要工作,十分可憐,她表示,「狗沒有工作的概念,牠們只知道是跟主人出街,而且找到目標物又會得到狗糧作獎勵,好像我們打機過關一樣!其實對狗而言,能常常陪伴在主人身邊就是最開心的事。」

現時全港共有十七萬名視障人士,但並不是每一位都適合或有意申請導盲犬。據國際導盲犬聯盟(IGDF)的數據,只有百分之一的視障人士適合或有意使用導盲犬,按比例計,香港約需要一千七百隻導盲犬。Brenda指,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共有三十七隻導盲犬,包現時港人對導盲犬的了解及接受程度慢慢增加,但由於法例沒有涵蓋訓練中的導盲犬,所以搭交通工具時或會被拒載。Brenda笑指,自己很幸運沒有遇過上述情況,「現時地鐵會發許可證給訓練員,九巴也會派沒有載客的巴士接載我們,但未必能反映巴士多公公婆婆和小朋友的真實情況。」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於2012年成立,他們不時在假日街頭進行公眾教育,Brenda說,很多人也誤以為導盲犬是政府服務,殊不知香港的導盲犬是由坊間機構培訓,沒有取得政府資助。又有不少人覺得,導盲犬要工作,十分可憐,她表示,「狗沒有工作的概念,牠們只知道是跟主人出街,而且找到目標物又會得到狗糧作獎勵,好像我們打機過關一樣!其實對狗而言,能常常陪伴在主人身邊就是最開心的事。」

現時全港共有十七萬名視障人士,但並不是每一位都適合或有意申請導盲犬。據國際導盲犬聯盟(IGDF)的數據,只有百分之一的視障人士適合或有意使用導盲犬,按比例計,香港約需要一千七百隻導盲犬。Brenda指,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共有三十七隻導盲犬,包括種犬、幼犬及訓練中的導盲犬。「使用導盲犬的視障人士須具備基本的定向行走能力,因為他們要清楚自己的位置,才可以給予導盲犬清晰的指示。正如A pe也不會知道添馬公園(訪問地點)在哪?!」

三階段育成導盲犬 蒙眼訓練考驗信任
究竟導盲犬是如何煉成的呢?Brenda說,牠們要經過三個關卡才可以成功畢業,幼犬在兩個月大便會入住寄養家庭,學習嚴格的家規,包括不可上?、不可入廁所、廚房等,「牠們聽到指令才會去廁所。」此外,寄養家庭會帶牠們周圍去,例如搭交通工具、去商場、食肆、街市等,接受社會化訓練,「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強調本土化繁殖及培訓的原因,外國的導盲犬要花好一段時間,才能熟習香港的環境,尤其街市多生肉、活雞等,牠們剛剛去到會好high(亢奮),但只要嗅得多,在真正服務視障人士時,便不會大驚小怪。」

一直在狗公園東聞西嗅的Ape走過來,用下巴磨蹭Brenda撒嬌,她摸摸牠的頭,續說:「到大約一歲時,導盲犬會接受性格及身體檢查,看看是否適合當種犬或訓練犬。Ape小時候曾染上牛蜱熱,有機會遺傳至下一代,所以不能當種犬,但牠的視力及髖關節也很健康,而且性格特別喜歡與人相處,所以便成為訓練犬。」

第二階段的領路技巧訓練與首階段完全不同,導盲犬要戴上導盲鞍,牠們一開始會學習簡易的指令,如forward(起步)、stop (停)、steady(減慢)、left(左)、right(右)等,之後要學懂避開障礙物及找目標物,如馬路的黃色警告磚、樓梯、電梯等,「牠們也會睇車,如視障人士聽不到汽車駛至,導盲犬也會停下來, 是有智慧地不服從。」說罷,Brenda笑?摸摸躺在樹下乘涼的Ape。

最後一個關卡是蒙眼訓練,Brenda說,由於訓練員本身視力正常,在訓練時難免會下意識避開障礙物,故訓練員蒙眼後,便要真正完全依賴導盲犬。她笑言,第一次做蒙眼訓練真的很難忘,當時她初到中心,用了一隻種犬來做訓練,由於牠沒有絕育,所以較易受干擾,「會拉我衝向其他狗,又差點撞樹,幸好身邊的同事叫停我!不過,當成功完成訓練,那股感動真的會湧出來,因為牠們真的學會了我教的技巧!」

Brenda的目光不時溫柔地看?Ape,牠黝黑的毛髮在陽光下顯得更閃亮,她說:「Ape也差不多畢業了。」記者不禁輕聲說:「那一定會很不捨吧!」「其實感動比不捨多,因為牠們可以幫助視障朋友,令他們出入更方便。」

Brenda為Ape戴上導盲鞍,踏出狗公園,又開始訓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