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免費換領券
下載PDF
網上揭頁版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情緖藝術導師 領年輕人入社區
屎無前例 隨「便」研究 陳家亮
為港產招牌字尋根 設計師苦研七年
文青「金工課」教你 自製獨一無二飾物
歷史發燒友化身講故佬 帶團尋覓老香港
匈牙利教法 無伴奏學音樂
波蘭集中營 重溫沉痛歷史
虎豹樂圃 活化古迹
職場升呢 - 如何判斷網上消息真偽?
智富增值 - 物業升值 一次性收入的影響
個性全面睇 - 孤島?圍城
職場Q&A - 投身園境師行列 須具專業資格
書評
邊學邊做 工字有出頭 中級技工合作培訓計劃 助你投身建造業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 (MSBM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HKMA

Postgraduate Degree Programmes
HKMA

學士 More
"BA(Hons)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Top-up) / BA (Hons) Accounting"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BSc in Psychology
Upper Iowa University Hong Kong

Graduate Diploma in Law (GDL) / Master's in Law (LLM) / Legal Practice Course (LPC)/ MA (LPC with Business) / Bar Professional Training Course (BPTC)
BPP University Law School

證書 More
Certificate in Child Nutrition - Enhancement of Learning Capacity
St. James' Settlement

English Programme
Wall Street English

PMP 免費模擬課堂及PMI-ACP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香港商業專科學校

就業掛鈎課程 / 非就業掛鈎課程
仁愛堂培訓及就業服務

其他
持續進修基金
Continuing Education Fund

海外升學 More
Oxford International College / Cardiff Sixth Form College / Queen Ethelburga's Collegiate
Global Education Group

美國升學
麗斯美國留學中心

英美國際寄宿中學
EF Academy

「北魏體」一詞,大眾可能相當陌生,但滿街招牌經常可見它的痕。北魏體行筆率直、收筆粗壯,用陳濬人的話形容,它是豪邁矯健的「健身猛男」。以此字體作為商業招牌,不僅予人穩重可靠的感覺,其鮮明醒目的字體,製成霓虹燈亦格外出眾。如此,這種書法便走進了陳濬人的視野。

「北魏體」是陳濬人經過研究後,總結招牌字風格後所取的名字。本來它並沒有名字。設計系出身的他,早約十年在街頭拍攝期間,發現不同招牌形成了城市的獨特面貌。而招牌上北魏體出現的高頻率及形態,更引發他的興趣。「我讀大學時有學寫不同書法,但從未遇過這種字。當時很好奇,為甚麼這種字體會特別粗扁?牽絲(筆勢往來的痕)會特別厚重?」

自行考究著書獲雙年獎
陳濬人試圖追本溯源,起初卻無從考究。他向當時的書法老師請教,卻被指招牌字「質素參差,毋須理會」。他遂自行考究,最後從中央圖書館一本收錄清朝書法的書籍中,找到清末書法家趙之謙的作品風格,狀似現今招牌字的雛形。「證明它不是『生安白造』、無啦啦爆出來。」於是,他約在2011年開始研究北魏體,並用一年多時間寫書。終在去年,與他人合著的《香港北魏真書》出版,並憑書獲得今年「香港出版雙年獎」的出版大獎。

港式北魏的「魏」,最遠可追溯至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刻石碑文風格。年代久遠的魏碑,如何與近代隨處可見的招牌字體連上關係?陳濬人研究發現,北魏體在清末及近代曾有兩次轉捩點。除了清末趙之謙將魏碑的過硬風格改良外,生於清末的區建公,書寫亦承接趙的風格,他不僅在港建立書法學院,更為不同商鋪牌匾題字,令北魏體廣泛流傳於香港坊間至今。

輾轉尋源終覓北魏體傳人
由於戰後文人多南下,北魏體在五、六十年代盛極一時,惟著名的香港北魏體字書法家,在七十年代相繼離世。從來未相識已不在,八十後的陳濬人在早幾年開始研究時,便苦於未能訪尋書法家現身說法。「因為招牌很少說明是誰人題字,近年又很少人健在。」

當陳濬人以為北魏體已經漸絕時,卻讓他發現,身邊的貨櫃車仍不時出現北魏風格的噴漆字,而且樣式還愈來愈多樣,這令他好奇是否仍有人從事相關的書寫工作。「有一次坐車經過錦田的貨櫃車場,居然發現車場的招牌也是北魏體。一問之下,原來是向『楊佳工作室』取字。」輾轉訪尋,發現老師傅居然是區建公的徒弟之一,也為梳理北魏體的古今脈絡,提供有力?墨點。

用電腦重新設計命名
在書序中,陳濬人提到著書並非他的最終目標,而是要將北魏體用電腦重新設計,並將字體命名為「香港北魏真書」,希望繼續宣揚本地書法美學。「我(做研究)不止要懷舊、做博物館,而竹有這樣的使命感,亦與他在十多年前參與天星碼頭的保育行動有關。

陳濬人剛入讀大學時,是社會開始關注保育本地文化的年代。那些年,除了利東街重建外,還有中環天星碼頭及鐘樓拆卸。當年他與幾名朋友,便為此設計了一個叫「留鐘樓」的擬人角色引人關注,「當時其實是化身人肉鐘樓派傳單、搞行為藝術 ⋯⋯ 總之希望大家留意事件。」說起往事,陳濬人不免少許尷尬。

但隨鐘樓最終被拆,陳濬人也開始反思,如何以設計師身分,在保育文化的角色上「化被動為主動」。加上在2010年末,屋宇署嚴格規管沒有「小型工程牌」的招牌結構,勒令多個街頭招牌清拆,令北魏體頓時變得岌岌可危。「政府可以說是帶頭殲滅這個本土文化。」他對此深深不忿。所以除了萌生研究的念頭外,他也開始思考如何將這套字重新設計並應用。

保育天星悟「化被動為主動」
前人以石刻及毛筆留下墨寶,雖則風格獨特,但陳濬人認為,若設計中刻意復古,反會弄巧反拙。「北魏體的毛筆質感雖然是一大特色,但將它直接放到電腦中,則難免臃腫含糊。」所以在保留北魏體結構特點的前提下,陳濬人將它改得更為利落,「現在大家普遍都會用屏幕,所以字體便要適合在這些媒介上顯示。有新的挑戰,便需要新的演繹。」

現時陳濬人一天最多可以設計三個字,他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眾籌計畫集資,做出五千至六千個字。但更重要的,他希望藉此反思甚麼是「香港設計」。「香港作為一個發展城市,人口甚至比許多歐洲國家還多。為甚麼我們在設計上會崇日、崇洋,卻沒有正式出現以『香港面貌』為本位的設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