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免費換領券
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旅遊達人洪永城 「善遊」種善緣
為愛衝刺不動搖 呂麗瑤
成就「非凡生活」 成英愉
體感設施突破限制 共融舞校助聾人習舞
眼明手快學揚琴
奇岩潮聖 New Brunswick
棄筆浪遊 動物志工放眼世界
特朗普唱粵曲 唱好不唱好?
職場升呢 - MOOC打造學習新天地
智富增值 - 利息由市場決定 低息日子可持續
職場Q&A - 有色弱問題 難成化驗師
個性全面睇 - 民以食為天
書評
專業進修國際化 晉身英倫學士之列
全英排名第一名校升學講座 牛津劍橋英國頂級大學申請全攻略
智選優質顧問 全方位規劃海外升學
推動職業專才教育
入讀英國寄宿學校 開展理想升學路
活動回顧 - 港人想退休後無憂 最少需約六百六十萬儲蓄



毅然辭工 踏上保育旅途
愛旅行感受世界的Riki,在任職旅遊記者期間,有幸到訪南美及非洲等較「古怪」的國家,讓她眼界大開,但工作數年後,卻自覺碰上了「樽頸位」,「每趟公幹旅程都是為讀者提供『食玩買』的消費性資訊,這些都不是我最想傳達的,而且內容已在不斷重複。」她察覺到自己喜歡從自然及人民方向探索世界,於是毅然辭去記者一職,決意走一趟「以自己方式看世界」的旅程。

當天雙腳踏足西班牙、感受?自由氣味的那一瞬間,Riki仍記憶猶新。旅途上除了體驗異國風土人情,她亦希望有所得?,於是通過學習西班牙語,作為認識這個國家的切入點。Riki在西班牙逗留了一年多後,她嘗試在異國體驗義工生活,並輾轉到了中南美洲,展開她的動物保育之行。

難忘被倚賴 成為保護者
從小便喜歡動物的Riki,最初成為野生動物志工的動機很純粹,只是想照顧牠們,「於是我開始做資料搜集,尋找並接觸中南美洲的保育中心,了解它們的營運背景及開辦原因,以及所需費用等。」Riki衡量過自己的能力,並選定機構後,便正式展開其志工之旅,先後到過厄瓜多爾、巴拿馬及哥斯達黎加等地。

Riki表示保育中心收容的野生動物,大多被人透過非法捕獵進行買賣、當作寵物或糧食之用;或因國家發展,須開發森林而砍伐樹木,導致牠們失去家園。中心義工既要照顧動物們的日常飲食及清潔;又要進行體力勞動的工作,如重建圍欄或修補動物的居住範圍及清理雜草,將廢物循環或升級再造,以及安排一些學校探訪等。

雖然日常工作繁多,但當Riki憶述在哥斯達黎加的經歷時,仍禁不住喜上眉梢,「我每天都要帶寄養在中心的猴子,到森林散步及爬樹,增加牠們與森林的野生猴子的接觸,盼望牠們有天能重返大自然生活。」每天的相處和互動,漸漸讓猴子對Riki產生信任,她亦慢慢感受到自己成為了猴子的保護者。「有次猴子在學校探訪中,第一次看見及接觸眾多陌生人,緊張得連忙爬到我的肩上,並用雙手抓?我的頭髮,尾巴自然地圍在我的頸上,顯示那一刻牠需要我的保護,這些舉動讓我的心都融化了。」

除了照顧猴子外,她亦照顧過樹獺嬰兒。有次為了鍛煉樹獺嬰兒的爬行能力,Riki將牠放在地上,「沒料到隨即聽到牠發出『哇哇』聲的悲鳴,後來牠更『衝』到我身上,用尖銳的爪抓住我的手,並用鋒利的牙咬我。」雖然Riki被樹獺嬰兒咬得疼痛,但每當她想起被動物倚賴的感覺,臉上不期然泛起絲絲喜悅,更笑說「牠們真的很可愛呢!」

協助中心研究 重建和平關係
中南美洲兩個月的動物義工之旅眨眼過去。數年後,Riki因為一張新聞圖片,重燃她深入了解野生動物的想法,她想認真的探討非法盜獵野生動物的嚴重性、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等。「我從照片中見到,肯亞農民因懷疑野生豹獵食他們的牲畜,將牠『四腳朝天』的綁在竹子上,這讓我感到很震撼。」於是她選擇到盜獵問題最嚴重的南非、納米比亞和馬拉維三地,再次擔任動物義工。

Riki在納米比亞逗留了三個月,不但在當地學會了更多動物知識,亦讓她對「保育」有另一番體會,「保育不止是照顧動物的日常生活、讓牠們有能力重返大自然,更重要的是平衡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以減低他們之間的衝突。」Riki協助中心做資料搜集及進行研究,「我們每天在園區最少步行二十公里,在野生動物出沒的地點安裝紅外綫攝錄機,嘗試從相片中辦認牠們的物種,以作記錄;亦會捕捉野生動物回中心,替牠們安裝追蹤頸圈,以便中心監察。」

除了日常照顧及跟進野生動物的情況外,義工亦須協調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Riki強調,農民和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源於當地的生活環境,「以納米比亞為例,當地屬於沙漠地帶,農民難以種植農作物,唯有牧養牛羊;野生動物為了覓食,或會獵殺農民的牲畜,甚至破壞農民的貯水池,以作飲用。」

處於這樣的情況,人和動物之間又如何和平共存呢?中心的義工嘗試將辣椒或化學劑放在農民家附近,憑氣味驅散動物;同時亦讓農民知道掠食性動物較常出沒的地點,教導他們放牧時避免走近那個領域。「最重要是讓農民感覺到,我們所做的不止是保護動物,更會顧及他們的生活需要,這樣才能替人和動物營造和平相處的環境。」

唯有了解 才能認識更多
將目光放回香港,近年不乏捕獵野豬,或水牛出沒市區等情況出現,不少人如臨大敵般應對,甚至和牠們對峙,Riki認為,人們對野生動物產生恐懼及陌生感,皆因不了解。怎樣才能增加人對動物的了解呢?Riki認為,喜歡動物是有延展性的,「可以嘗試從動物的外貌、行為習性,甚或是牠們獨有的功能性,發掘動物可愛的一面。」她舉例指,禿鷹和蝙蝠的外貌並不討好,但前者會吃動物屍體,因而減低細菌傳播,後者則是天然的「除蟲劑」。「唯有打開心扉嘗試認識,才會找到共存方式,讓人與動物也可以好好生活。」

從南非動物保育之旅回港後,Riki將所見所聞寫成《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我在非洲野生動物保育現場》一書,又辦相展、出席分享會及到校講座,希望讓更多人知道動物們的處境。「我很喜歡英國動物學家珍?古德(Dame Jane Goodall)的一句名言,『唯有了解,我們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我們才會採取行動;唯有行動,生命才會有希望。』」

Riki計畫未來報讀與動物保育,或可持續發展相關的課程,增加這方面的專業知識;亦期望未來有機會到東非的動物保育中心再次當義工,為動物們的需要多出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