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為基層捨高薪厚職 10A尖子辦NGO 促進平等教育
我姓愛新覺羅 恒錦
香港之大 沒有我又如何 徐立之
三個人 六隻手 洗機五百部 財源滾滾來
北韓領隊 用心求「真」 九次深度遊 愈看愈不懂
鱈魚之鄉 聖約翰斯
馬蹄露鬼馬教做 馬賽克相架
美化社區 港版梨花洞壁畫村
課程速遞
職場升呢 - 不能忽視的用戶體驗
智富增值 - 經濟效益、界外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
職場Q&A - 修讀測量 事業重新起步
個性全面睇 - 何以解憂
書評
美式教育 高質與自由並重 彈性學制 更快完成大學
實踐與學習並重 見習員訓練計劃
赴英留學 重拾學習興趣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Empower yourself with a prestigious Master's Degree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Master of Science in Engergy and Environment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Science in Strategic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香港浸會大學

學士
Undergraduate and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of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Upper Iowa University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僱員再培訓局「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仁愛堂

其他 More
DSE 英文會話工作坊 Pronunciation : Sentence Stress and Intonation
University of Sunderland in Hong Kong

PMP and Big Data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見習員訓練計劃
職業訓練局

海外升學
美國中學暑假交流及社區學院 投考大學捷徑
麗斯美國留學中心

美國持續進修 出路更廣
Litz USA Students Service

赴英留學 重拾學習興趣
勵程海外教育

從帝王家變為庶民,成員亦由揮金如土變成一貧如洗,但始終不變的是貴族的霸氣,「以前的王爺擺地攤賣畫,一半收入養家,一半買煙酒風花雪月。明天無飯開嗎? 明天才算。」前塵往事如煙,每當歷史書及電視劇論清朝興衰,他們總百般滋味上心頭,更難受的是這個家族漸淡退歷史舞台,「很多九十後不太清楚清朝的歷史故事。」為讓家族雁過留聲,她近年積極推廣宮廷畫,呈現王室的真善美。

愛新覺羅,一個與中國近代史密不可分的姓氏,這個姓氏卻曾經帶給?錦諸多的不便和尷尬,「每次在街上有人叫我的名字,都引起其他路人注目;過關時關員都對我的名字感好奇,會查問我的身世。」四十六歲的恒錦說。

有次她女兒的同學登門探訪,也會八卦地問她:「Auntie你是清朝人嗎?」一班同學打量她的家,看看有否收藏奇珍異寶,更有人開玩笑扮殭屍跳,「老師看到我填寫表格上的名字,亦會問我是否滿族人。不過現在很多九十後年輕人已不太清楚清朝的歷史故事。」

這個姓氏雖帶來不便,但她卻以此姓為榮,她原本跟隨父親姓澹台、名瑞雪,移居本港後,跟母親姓愛新覺羅,並開始宮廷畫的事業。當年她轉姓十分認真,聘請律師正式轉名,現在身分證及護照等都全部使用新名字,末代王室姓氏為她的藝術事業帶來光環。

大清王朝已終結超過一百年,中國再沒有皇帝,也沒有王爺、福晉、格格,但歲月始終無法磨滅愛新覺羅後人身上的貴族藍血(Blue blood)。恒錦已故外祖父愛新覺羅溥佺(溥松窗)是道光皇帝的四世孫、末代皇帝溥儀的堂弟,按清朝的王室制度,恒錦的身分是格格。

這天接受訪問,穿起她親手設計的淡綠長衫,皮膚白晢,淡掃蛾眉,十分有古典美。她開口說幾句鹹淡廣東話,靦覥地說:「近年經常窩在家中作畫,廣東話都退步了。」語言障礙卻無阻她健談的個性,慢慢放下拘謹分享她非一般的家世。

愛新覺羅家族由帝王家,變成平民,而恒錦的父母是醫生,文化大革命後「下鄉」到甘肅天水,恒錦就在當地出生,「小時候已見媽媽經常用毛筆寫信,並在信上畫竹裝飾。」

八歲後,她被送回北京由「王爺」外祖父幫忙照料,「曾問爸爸為何媽媽總是叫公公為阿瑪?」這個問題的答案一匹布長,恒錦的父親支吾以對。

藍血人
一班格格、阿哥自小浸淫在濃濃的藝術氛圍中,即使愛親覺羅王朝沒落,他們流露的藝術氣息不減,部分後人順理成章從事畫家或書法家工作。「在北京與公公住得很近,公公和他的兄弟都是畫畫的,公公小時候會教我畫畫。以前宮廷畫都是王室請人來畫,但清朝結束後,王爺們家當用盡,便靠自己書畫及授課維生。」

失落的王族,後人縱然一貧如洗,但豪氣不改,「王爺們自小學習四書五經,騎馬射箭。解放前,老王爺們都會擺地攤賣畫,當年每幅畫只賣五至九塊人民幣。他們不忘享樂,賣畫收入一半養家,一半買煙酒及書畫用品,喜歡在家搞舞會。明天無飯開嗎?明天才算,因為他們自小已習慣不為生活操心。滿意的作品會送給國家及朋友收藏,不喜歡的寧願撕掉,不為五斗米折腰,很有風骨。」

她的外公是「現代派」藝術家,畫畫以外喜歡拍照,照相機在當年可說是新潮玩意。「通過歷史書,認識清朝歷史及康熙、乾隆等祖先,公公一向不願提起往事,這是可以理解,他經歷了好多不開心事。」

老祖宗遺下的家訓,同樣沒有因為家道中落而遺忘,「家中無明確家規,全靠公公的言傳身教。有次做公公的小書僮,為他磨墨、聊天,在旁看他作畫。有一次天黑才回自己家,公公要我回家後打電話報平安,但我忘記了,晚上九點公公上門找我媽媽,媽媽哭向公公道歉,為沒有教我守信自責。」

恒錦可說是新一代宮廷畫傳人,盡得外公的真傳,她的母親愛新覺羅文嘉亦是當代清宮廷畫派的傳承人之一,於九十年代初被中藝公司邀請來港擔任特約畫家,當年二十一歲的恒錦亦隨之移居本港。隱藏愛新覺羅的姓氏當上文員、秘書及普通話的老師,後來認識從事基金工作的丈夫,過平凡女子結婚生仔的人生路,「做普通話老師最好玩,當時的學生有外籍律師、醫生等,聽到他們的故事,豐富了我的人生。」

公主夢
恒錦帶豐富傳奇色彩的身世,在香港走過尋常的人生路,直至年約三十歲懷有女兒才出現變奏。「留在家中安胎,母親見我無所事事,便鼓勵一起畫畫,我們的關係是師徒,亦是工作合作夥伴。女兒為我帶來畫畫的緣分,讓我漸漸愛上畫畫。」

她的畫風是在傳統中加點創意,風格工整,卻不失寫意,能迎合現代市場口味,致力讓宮廷畫傳承下去。她解釋,古代的宮廷畫由宮廷畫家為皇帝繪製,特色是高雅工整。「可追溯至商周時期,用來紀錄歷史,有教育意味。至康熙五十四年,意大利傳教士郎世寧為宮廷畫帶來西方風格。」

宮廷畫歷史悠久,恒錦在傳統框框加點創意形成自己獨特風格,「我愛傳統,但不代表思想保守,喜歡在畫作中加入個人特色,如蘇軾的詩詞,亦不時以佛教的菩提、觀音、蓮花等元素為題材。」

去年6月,北京保利拍賣會她抄寫的《金剛經》,以逾十四萬元人民幣成交;畫作《荷塘清趣》則以近十二萬元人民幣成交。「香港市場喜歡花鳥,內地人則首選駿馬,他們對馬有特別感情,愛買來收藏,一代傳一代。」

恒錦從不做公主夢,亦從未幻想如果清朝未滅亡,她生活會變成怎樣。「既成事實多想無益,現在不是最美好嗎?我們一家都很低調,他們認為自己是實力派,不用刻意宣傳。但現時為人熟悉的愛新覺羅後人並不多,若自己不站出來,宮廷畫便可能失傳。」

娘娘出馬
外界經常形容香港是文化沙漠,但恒錦並不認同,「曾有電視台記者訪問完我,主動跟我學畫畫。他們是地道香港人,很愛聽我說老故事,再分享給身邊朋友, 這也是一種傳承。」為推廣宮廷畫,恒錦不時在中、港兩地開班授徒,並於世界各地舉辦畫展。

七十年代,恒錦在大學修讀經濟學系,全因外公認為中國解放後藝術路難行,想她從商。今天恒錦也未有特意栽培十五歲的女兒學畫。「她有藝術天分,喜歡日本動漫文化及COSPLAY,會認真研究故事背景,再動手做衣服道具、化妝。」

她不諱言,以前也曾忍不住出手為女兒做美術功課,結果被老師發現。「老師打電話來查問,我解釋女兒不夠時間完成功課,下次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