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印度裔阿V 表演楝篤笑「樂此不疲」
高中畢業生 升學出路特輯
保險綫 管胡金愛
納米樂章 任康寧
從離地到貼地 大學尖子 無懼Startup挑戰
手鈴響叮噹 合奏動人旋律
東歐小巴黎 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
實境教女 培養興趣
中環文藝新地標 小城大館
職場升呢 - 科技真的改善 人類生活嗎?
智富增值 - 經常帳及資本帳
職場Q&A - 化驗師前途無限 修讀碩士有助發展
個性全面睇 - 劫後如歌
書評



嚴重的意外和創傷不止帶來身體的傷害, 也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和其他心理影響。

大陸男星胡歌2006年接拍《射鵰英雄傳》時發生嚴重車禍,遭玻璃割傷右臉、右眼及頸部,縫了百多針,還要做植皮手術。近日在訪談節目中,他重談十二年前的車禍,坦言:「每當我想起來的時候,我都會很自責。」

他有一段時間不願提及此事,「那個車禍在我的身上背負了很多光環,大家都會說,我勇敢地從那場車禍中走了出來,給了我很多溢美之詞。我不需要老是貼?那些標籤!」

「2006年是我的本命年,我是屬狗的,然後現在是2018年,因為現在正好十二年了,正好是一個小小的輪迴吧,我會去思考那些事情帶給我甚麼。」

《琅琊榜》有台詞,「既然你活下來了,就不能白白活?」。對此,胡歌這樣回應:「我能夠留下來,應該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或許有一些特殊的使命要去完成,這十二年來,每次當我想起的時候,我都會很自責,因為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我不知道我要做甚麼!很多人以為這十二年我過的很好,因為我的事業有了很明顯的上升,然後也掙了更多的錢,也獲得了更多的名,可是我自己覺得:這應該不是我活下來的意義!」

《射鵰》因為胡歌等了一年才復拍,他回憶當時沒有勇氣面對,聽到「殺青」時跑了──本來歡樂的氣氛,跑?跑?就哭了,「所有的那種委屈、迷惘、無奈、孤獨,在那一刻就完全釋放出來了。」

猶有餘悸
雖然車禍已是十二年前的事,胡歌依然自責,因意外中助手喪生而他倖存,所以他有生還者的內疚(Survivor’s Guilt)。至於拍完《射鵰》時那種複雜情緒,在創傷後「死過翻生」的驚恐,與外界人事隔了一層,既疏離又麻木,總覺他人未能了解,斯人獨憔悴。

慶幸的是,創傷後倖存者,大多如胡歌般,人生再跨步向前。誰都受傷過,受傷的意義大概不是獲贈一張全天候可使用、怨天尤人的通行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