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JM永不停步 由學界走到紅館
陳淑薇 - 耐力賽
吳恩融 - 融情入境
熊啤啤 小豎琴 撫慰新手媽媽心靈
世遺文化 瑰麗滿杯 - 維也納
湊仔直播室 - 蔡雪瑩
攝影師慢工出「細」貨 微縮舊香港
重聚再推公藝 歷三十載合展
靈巧技能 - 職場減壓心法
職場升呢 - 人工智能將改變全球勞動力市場
智富增值 - 非市場風險
職場Q&A - 化驗師前途無限 修讀碩士有助發展
個性全面睇 - 小幸運
書評
活動預告:培訓知識產權管理人員 提升企業人力資本
活動回顧:掌握英國院校資訊 輕鬆規劃升學之路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Master of Arts in Marketing & Innovation (Top-up)
Anglia Ruskin University

Master of Science in Chemistry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Science Programme in Computer Scienc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文憑
Diaploma in Graphic Designwith Adobe Photoshop & Adobe Illustrator
Welkin

證書
Certilfied Management Accountant, Australia (CMA)
CMA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 人才發展計劃
IVDC VTC

其他 More
IP Manager Training Programme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知識產權署

PMI-ACP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大學生2018義工創意計劃大賽
JobMarket

「是活在幻變不息的歲月?……人在變情懷未變」
歷經時代變遷,在黃金時代下孕育出來的舊香港文化早已逐漸褪色。要留住最美一刻,有人會用照片記錄,而本土攝影師戴佑安就用微縮模型,留住七十年代的舊香港情懷。由雞寮、籠屋、揮春檔等微縮模型,到象徵雨傘運動、帶出學童壓力的人形公仔,他的作品總是圍繞?香港,流露出濃濃的「港味」。

一塊花紋膠片
踏上微型藝術之路
戴上黑色木框眼鏡的戴佑安,又名安泰,看?自己的微型作品時,不禁皺一皺眉頭,露出認真的神情。安泰是一位本土攝影師,從事攝影工作超過十五年,成長於八、九十年代的他,卻對舊香港的事物尤其?迷,「其實我一直很想做一個微縮模型,記錄與外婆同住雞寮的時光。」

直到六年前,有次他在一家模型店,發現一塊軍事模型花紋膠片,很像一塊縮小版花玻璃,令他開始踏上微型藝術之路。安泰憶起當年住在雞寮,家中有一道花玻璃板間門,「因我沒有製作模型的經驗,知道只憑自己的技術,很難做一塊『花玻璃』出來,所以一直未有開始製作。但那塊花紋膠片,正正幫我解決問題。」

完成花玻璃與木門後,他又遇到另一個樽頸位—微型門鉸,「當時看了好幾本模型書,在其中一本的書背找到作者的電郵,便發電郵請教她。這位前輩很熱心,她還把從英國購入的微型門鉸轉讓給我。」用了接近半個月時間,安泰終於完成一道「板間門」,但因沒時間完成其餘部分,「雞寮」只好暫時擱置,安泰笑指,「之後那道『板間門』擺放了差不多一年。」

經該位前輩引薦下,安泰在2012年首次參加微型藝術展覽,亦正式開始微縮模型的製作生涯。他稱,「當時我在三個月內,終於完成第一個作品《雞寮—七層公屋單位》,亦是我心目中最滿意的作品。」之後他獲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邀請,再做了三個「籠人」作品,反映香港籠屋問題。

一絲不苟
打造歲月痕迹
製作微縮模型最講求「心機」,但原來安泰本來是一個心急的人,「很多朋友都不相信我有耐性去做模型,我想是自己有點完美主義,加上對細節的執?,每一部分我都要『做到得』為止。」

為營造出真實感,安泰通常都使用真實的物料,製作一絲不苟。他其中一個作品《揮春檔》中的一張微型摺?,便是用上合乎比例的中空銅通製作,「做『摺?腳』時,因銅通屈曲時很易弄扁損壞,有一定製作難度,所以要使用鑽?等大型機器協助,最終出來的成品才那麼像真。」

然而,安泰指,部分微型物件卻不能用真實的物料做出來,「例如微型衣服,即使是最薄的布,縮小成1:8比例,視覺上不似真實的布料質地,所以我選用黏土去營造物件本身的形態和質感。」對安泰而言,做微縮模型最大的難度在於舊化,「因現實世界?每件東西都有舊化的痕迹,所以舊化才能表現出真實感。」

不過,安泰現時不再單純地追求像真度,更希望作品可同時反映社會現況。因此,在雨傘運動一周年時,安泰重塑當時告士打道雙程綫被示威者佔領的環境,造出一個微型佔領區。安泰認為,如何將現實的物件轉換成微型世界?的作品,是真正令手作人?迷的地方。

回到1976年
重塑舊戲院
安泰最近收到嘉禾院綫邀請,製作一個以七十年代作背景的微型舊戲院,作品將於12月初在嘉禾荃新天地展出,為期一個月。安泰說,「只要是與香港有關的主題,特別是舊香港,我都很感興趣,所以我很快便答應了。」

不論是戲院裝修,抑或是當年的電影海報,安泰都希望盡善盡美,「我做作品前,通常會構思一個故事及背景。今次我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作資料搜集,發現1976年上映的《半斤八兩》是香港七十年代最賣座的電影,於是決定製作一個《半斤八兩》剛上映時的微型戲院。」

眼前半完成的「舊戲院」,感覺就似裝修中的戲院,地板已鋪上地磚,戲院大堂的門柱亦已裝好,只等「工人」完工。安泰說,「之前未試過在作品中加入微型燈泡,今次決定一試,例如是售票處的燈箱。」

除了製作微縮模型外,安泰亦有改造舊物,希望轉化其原有用途,例如將懷舊水壺改裝成一盞燈。早前他又與一家懷舊冰室合作,製作數幅掛牆裝飾品,「那些掛牆作品都是用相片結合實物而製成,其中一幅以賭博為題的作品,我將鐵皮麻將箱𠝹開,再將部分真實大小的麻將黏上去;另一幅以六十年代制水為題的作品,則用了真實的水龍頭及水管」。

微型製作背後
距離展期尚餘個半月,除了每天下班後的時間,安泰連周末也要趕工。雖然他全程投入微縮模型製作,但亦不忘親子時間。談起兩位女兒,安泰指大女對模型製作沒甚興趣,但二女卻不同,「之前我做模型時,她也有跟我一起做,都試過製作微型月曆、鞋盒及書本。」

安泰眼見現今的小朋友背負很多壓力,於是以二女的樣貌作藍本,正製作一個人形公仔,「很多小朋友放學後可能未換校服已經要去上芭蕾舞課,所以我想做一個人形公仔,帶出這個問題。」他笑言,今次他所做的「頭髮」,是以假髮逐少逐少編成,所以「靚好多」,但因要趕工做「舊戲院」,不知何時才完成那個人形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