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JM永不停步 由學界走到紅館
陳淑薇 - 耐力賽
吳恩融 - 融情入境
熊啤啤 小豎琴 撫慰新手媽媽心靈
世遺文化 瑰麗滿杯 - 維也納
湊仔直播室 - 蔡雪瑩
攝影師慢工出「細」貨 微縮舊香港
重聚再推公藝 歷三十載合展
靈巧技能 - 職場減壓心法
職場升呢 - 人工智能將改變全球勞動力市場
智富增值 - 非市場風險
職場Q&A - 化驗師前途無限 修讀碩士有助發展
個性全面睇 - 小幸運
書評
活動預告:培訓知識產權管理人員 提升企業人力資本
活動回顧:掌握英國院校資訊 輕鬆規劃升學之路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Master of Arts in Marketing & Innovation (Top-up)
Anglia Ruskin University

Master of Science in Chemistry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Science Programme in Computer Scienc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文憑
Diaploma in Graphic Designwith Adobe Photoshop & Adobe Illustrator
Welkin

證書
Certilfied Management Accountant, Australia (CMA)
CMA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 人才發展計劃
IVDC VTC

其他 More
IP Manager Training Programme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知識產權署

PMI-ACP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大學生2018義工創意計劃大賽
JobMarket

人稱「May姐」的資深傳媒人陳淑薇,主持政經節目多年,每個星期六、日早上,扭開收音機例必聽到她熟悉的聲綫。天南地北論盡時事,連珠炮發訪問城中政商界猛人,無論是特首、高官,抑或名人,只要她一撥電話,幾乎逢請必到。這種能耐,除了因為她與政商界高層識於未升遷時,「大家同一個年代出身,一齊大,一齊愈做愈高。」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她夠膽大、心細、面皮厚,曾為約時任庫務司曾蔭權訪問,打了六次電話都被其秘書截住,於是趁秘書放工再打,終由曾親自接聽,對方不敵她的窮追猛打終答應訪問。人說記者擁有鐵腳、馬眼、神仙肚的驚人耐力,除此以外還要鍥而不捨的精神才圓滿。

「活字典」
兼任商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近三十年,May姐是該台的「生招牌」,也是傳媒界一部「活字典」,見證香港大小新聞,當中有三件事,硬淨如她也不禁灑淚人前。回望昔日踏過的路雖遠,每每是經一事長一智。今年7月初,她決定交棒新一代傳媒人,交出的不光是一個職位,還有一份可敬的行業精神。

「呢一行有返工、無收工;工夫多、人工少,但只要搵到滿足感,就可以做四十年。」剛過去的「七.一」,是May姐「榮休」大日子。雖說退休,實際只是換了職銜而已,她工作鋪癮不改,「只係唔做總監轉做顧問,周末照樣主持節目。」

退休對她只是一個四分休止符,小休三日跟丈夫和母親到澳門玩,回港後旋即孭起另一個重任。她是新聞教育基金的副主席,正負責將必列啫士街街市翻新成「香港新聞博覽館」。「下年就開幕,所以好困身。阿媽問我退休點解仲要返工,其實我係做義工。」她笑說。

入行四十載見證傳媒春秋,每件新聞大事都像一課書,教曉她世情,亦讓她與高官名人結緣,「八十年代,經濟司夏鼎基發表完財政報告,電台會收到一段中文錄音,撮要報告內容。把男聲幾好聽,好奇係邊個。」記者好奇心驅使下左八右八,得知那男聲名叫「任志剛」。

她翻查公務員電話簿,冒昧打給對方,「我話唔想寫錯,所以請教佢。」後來任志剛升任首席助理金融司,即遇上?隆銀行擠提,「又打去請教佢,久而久之叫埋佢做師傅,做埋朋友。2006年成立新聞教育基金,佢出錢又出力。」識於微時的友誼心照不宣,「識咁多官,因為大家同一個年代一齊大。」

厚面皮
初入行的May姐個子小,體重不過九十磅,面皮卻異常厚,「港英時代,我預料曾蔭權做首位華人財政司,想約佢訪問,打咗六次電話,都畀佢秘書截住。於是趁收工時間再打,佢竟然親自聽。」曾蔭權打了個突,反覆問她:「點解要受訪?」May姐不怕長氣,重複答:「因為我係記者,你係庫務司,想知你點使政府?錢。」

兩人在電話?拉鋸許久,曾蔭權終不敵她的「攻勢」,接受訪問。「約人訪問好似追女仔咁,打電話之餘仲要寫埋信去,用死纏爛打?方法,最誠懇的態度打動人。」

若數最大膽的一次訪問,莫過於2003年沙士爆發期間,訪問在沙田威爾斯醫院「閉關」抗疫的沈祖堯。人人見醫院避之則吉,她卻提議登門訪問,嚇得他連連說:「唔好,無人會敢嚟!」偏偏她不怕拉大隊到醫院訪問。她不以為意,因為記者勇於求真求知,一切理所當然。

有人說記者要有「鐵腳」、「馬眼」、「神仙肚」,這行飯唔易食,May姐原本都不想食。「入唔到中大、港大,先入浸會,揀最出名?傳理去讀,諗住畢業做老師。」當年她一家人住荔枝角蝴蝶谷,每日放學幫街坊補習。「屋企變咗托兒所,每月賺三、四千蚊。若無入呢行,可能做咗補習天后。」她打趣道。

世事冥冥中總有天意,當年她大學密友自作主張替她報考商台。盛情難卻下,她硬?頭皮見工,翻譯試題熟口熟面,「阿爸每日買五份報紙,我出街前都會睇。咁啱當日星島頭版?社論,內容跟試題差唔多,結果好快譯完,主管即刻出一千一百蚊人工請我。」但當年她補習的收入是商台的近三倍,做記者註定捱窮,「主管一句做記者有意義,就入咗行,愈做愈鍾意。」

腳踏傳媒這一行, 笑中有淚,May姐入行以來亦曾灑淚三次。「初入行時,要托住部A4紙大?錄音機。有次訪問房屋署署長廖本懷,一起身連人帶機仆倒,部機散晒,即時喊出嚟。」署長的新聞主任馬上替她執拾殘骸,安慰她說:「你打去同公司講錄音機壞了,我安排你用電話同署長即時補做訪問。」這段經歷,May姐仍記在心頭, 「以前的官好有人情味。」第二次哭,是1996年的嘉利大廈大火,她看?電視直播大廈居民在窗邊呼救,卻一一被濃煙淹沒,她默默唸?:「唔好死喺火場。」放工回家,火仍未熄,同事打來匯報:「送院的傷者好少,大部分都不治,遺體放在嘉利天台。」話未說完,May姐已「嘩」地放聲大哭,「真係開口中⋯⋯ 」她眼泛淚光憶述。

那團火
十二年後,嘉禾大廈大火,同事打電話求助,「有個被訪媽媽話個女喺火場,想我哋通知消防員」,她遂通報消防,一隊煙帽隊到場搜救。May姐不停撥打被困女孩的手機,電話終打通,對方聲淚俱下說:「消防員就快唔得喇!」第二隊煙帽隊增援,未幾該女孩手執消防員生前借出的氧氣罩,從火場獲救。知道這消息時,May姐第三次灑淚人前。

「負責記者好自責,問如果無向消防通報,消防係咪唔使殉職。呢件事令我覺得人生無常,平時對人唔好咁Harsh(嚴苛)。」以往May姐一上班就戰鬥格上身,要求「快而準」,跟不上的會被勸「返屋企瞓覺」,「但近年同事話我祥和咗好多。」

火氣收了,對新聞的堅持始終如一,凡見報道出錯,她都?緊提點。念到底,她仍愛惜這一行,「但總要讓路畀啲後生,而且都想多花時間陪家人。」薪火相傳,傳承行業精神,如今她即使開展精采的人生下半場,仍毋忘這團火。

不變的初心
記者十年前在中大認識May姐,是她當年任教傳理系的學生。十年後的今日,做學生的邀約她訪問,她劈頭便笑?說:「我做傳媒人唔想太高調,平時唔接受專訪,咁耐以來都無人專訪過,今次唔係你打畀我,我唔會做。」

May姐首個專訪由小記操刀,壓力非筆墨所能言喻。採訪當日,May姐一見記者即化身老師噓寒問暖,彷彿時光倒流。記者以問問題為生,May姐今次角色逆轉成受訪者,仍不忘問問題的天職,冷不防問起書來:「你記唔記得上堂時我教過乜?」小記雖然早有準備,但仍答得一額汗。

不過May姐所問的,離不開記者的操守和態度,看似是老掉牙的行業守則,但她說起來依然情真意切;當說起報道過的大小新聞,她亦眉飛色舞,對這行的熱愛,四十年如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