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一步一腳印 傳承體育夢 - 霍啟剛
升學 . 就業 拾級而上專家教你規劃前途
一Cue博士 - 吳安儀
愛上鳥便「忘不鳥」貼心服務不可少
睇周杰倫個唱 單車世錦賽 電訊「橋王」俘虜逾百萬顆心
橫眉冷對千夫指 - 杜耀明
遇丑遇快樂
許冠文 - 電影教仔哲學
傳統多彩工藝可見一「班」
個性全面睇 - 女兒口大食窮郎?
智富增值 - 甚麼是國家之成功?
職場升呢 - 金融科技對銀行業的衝擊
職場Q&A - 從事數碼營銷進修有需要
靈巧技能 - 職場公眾形象管理
書評
課程速遞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Master of Arts in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and Management (IHEM)
Lingnan University

Master of Science Programme in Computer Scienc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APE 銜接學位及碩士課程
VTC SHAPE

深造文憑
Advanced Diploma in Management Studies (ADMS)
CityU SCOP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eries: 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Quality Management in Higher Education
Lingnan University Life

學士 More
BA (Hons)Business Administration and Management
CityU SCOPE

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Upper Iowa University

全日制銜接學位課程
HKBU SCE

文憑
Diploma in Graphic Designwith Ps and Ai
Welkin

PMP/ CIMP/ PMI-ACP
informatics

課程簡介講座 – 花藝興趣消閒及創業進修
香港插花藝術學院 HKAFA

其他 More
Business English 商業英語課程
Wall Street English

幼兒教育專業出路講座
Yew Chung Community College

健康管理全攻略講座
EDUplus.hk

海外升學 More
Study in France
Campus France Hong Kong

英國升學建議
Britannia Studylink

英國升學專家
Britannia Studylink

黃錦明、杜佑明、張正均等名字,散落在泛黃的報道及評論一隅,代表着不同時期的杜耀明。二十六歲時,他自詡「好打得」,相信自己所寫的一套,這種「致命的自負」令他不夠謙虛。為人師表後,他教學生放眼四方,發掘更多深入報道的處理手法,教人也育己。今年6月,他將退休,正式離開浸大新聞系,反而心思思想做回記者 ,筆錄更多未被發掘的人權故事。學生們無不盛讚的「身教」,大抵就是這樣。

「橫眉冷對」可說是浸大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的生招牌。打從96年1月首個星期在報章撰寫《橫眉冷對》的專欄開始,他五年間寫足二百七十篇批評政府的評論,及後論政專欄被抽起,他才驚覺這平台對他已相當容忍。「那時面對政治過渡、主權回歸,你會發覺社會上異議評論不多,大家一路寫一路祈禱,因為不知香港將會發生甚麼事。我自己也沒有想多,只是想記錄香港主權過渡的時刻。」

翻開他昔日評論,篇篇有的放矢。「政治白卷 民主欠奉」、「多數服從少數的政治鬧劇」、「民主倒退 責人不如責己」,全是出自他手筆的標題,字字辛辣。「那時稿酬高,一蚊一隻字,通常寫一個晚上,主要是自我治療,宣泄不滿,令自己沒那麼難受。」除了可觀稿酬,這一大疊泛黃篇章也為他連續四年贏得人權新聞獎。寫評論為自我治療及後他失去紙媒的宣泄平台,轉戰收費電視參與每周一次的時事點評節目,同時着手搞工會,墮入「三年又三年」的「無間地獄」,一踩便十三年。

當年浸大強推薪酬改革,要求全校教職員轉新制,除了人工改跟「市價」,升遷評核方法也有變, 由部門主管「話事」,變相鼓吹擦鞋文化。工會一出,不消一個月便吸納五百多名會員,「這是工會的作用,短時間內團結所有會員。」不過校方改用「升職不加薪」請君入甕,會員相繼棄械簽約,最後只剩八人死守舊約。事過境遷,他心水更清,「若沒有工會抗爭,校方不會提出『升職不加薪』方案,當年工會造福了很多人升職做教授,他們其實都因工會得益。」

他教學生做新聞要「採訪樹木、寫出森林」,他搞工會也是要對準整片森林的管理問題,「改制為何可以勇往直前、不聽意見,原因就是整個『由上而下』的管治方式,沒錯,是有諮詢,意見亦會接受,只不過一切照舊。」

2015年校董會一場非法選舉爭議,因高級講師職級以下職員無權投票,工會質疑違法,於是向校董會出了幾封律師信,校董會才肯改正,讓所有教學人員及同級行政人員有權參與投票,並進行重選。

「還我好老師」
以前只有六百多人投票的「小圈子選舉」,因工會窮追不捨,現在有二千人可投票,令管理層能面向更多民意。浸大持續進修學院逾十名講師向工會投訴,稱被高層逼辭職,杜耀明也相信,或多或少是因非法選舉事件,他們才肯「站出來」。

搞工會,比在報紙寫文難得太多,他深深體會,「寫文好易,只是指點江山;工會則令你覺得在『做到』與『做不到』之間。」幸好仍有一班學生,一直陪着他走。

「浸大民調事件」中,他最難忘的是學生懂事生性,「我們指出了問題所在,不同學生也八方支援,連幫手做民調的學生也企出來反對,指出學校犯了低級錯誤。」當時四方八面有人向他耳邊傳話,企圖想勸他知難而退,但他不當一回事,「這些人連直接面對我的勇氣都無,我是有壓力,難道幫手做研究的同學就沒有壓力?We don't walk alone(我們並不孤單)。」他曾經也打定輸數要被解僱,但學生在大學民主牆張貼「還我好老師」的大字報,揚言罷課聲援,他今天仍感激,學生救了他一命。接下來的日子,浸大新聞系課程迎來不少改革爭議,不過因為一封電郵,杜耀明對新聞系徹底心淡。

心思思做回記者
「當時涉及廣播新聞要從中文新聞中抽出來,理據好像不太成立,故我去了台灣了解當地課程後,寫了份報告,並羅列五十一條問題,以電郵傳給傳理學院所有人,最後系主任一條也無答過,我就知以後也不用再寫了。」

今年6月他將正式離開浸大新聞系,竟心思思做回記者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和體力,再做多些深入的人權新聞故事。」但他「戴定頭盔」,笑說做記者 考體力及意志力,「隨時要走勻荃灣、大角嘴、深水埗及屯門等,採訪新來港人士及窮人,少點體力都不行。」

談到退休,他沒有不捨,「我只是離開浸會大學,學生幾時見、邊度見都得。」今年初,他的學生便於社交平台發起一人一文接龍行動,賀這位腰骨硬淨的老師榮休。學生寫出與老師的點滴往事,杜耀明十居其九都忘了,不過,這種失而復得,來得剛好。



本文摘自2017年3月18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