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解碼

如果你是議員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生涯規劃教育工作的進展,教育局局長及專責官員準備了進度報告及三十多所學校於生涯規劃教育工作匯編,做足功課準備回應議員提問。生涯規劃教育相關政策在2014 /15學年於高中起動,自此教育界、教育事務委員會、社會人士有不少機會從學術、成長支援及輔導和媒體不同層面了解有關觀念和實踐工作(在此專欄已多次討論,不再贅述),那麼,如何你是關心教育和年輕人、肩負監察政策推行的議員,在政策落實近三學年的此時,你會否向教育局提出以下問題呢?


第一,生涯規劃教育的成效如何?第二,為推動生涯規劃教育而發放的額外資源,是否到位及有效地使用?政策文件明言,資源須大部分用於提升生涯輔導老師的專業能量,使他們有足夠的時間空間策劃、統籌及推動生涯規劃教育,特別是個人輔導及跟進,現況如何?第三,各地不同的研究都顯示,輔導老師和學科老師對學生有關鍵影響。那麼,輔導人員的專業能量、持續受訓的情況如何?如何監察校內外從事生涯規劃教育的教育工作者或服務提供者的水平和專業?第四,從匯編裏三十所學校的現況所見,除了陳述各自各精采的活動及個別經驗,如何整理出於香港在地教育及經濟條件下,生涯規劃教育的成功要素,成為其他學校可參考的策略?有何不足之處?任何教育政策在推行進程總有初步收成,但必也有從錯誤和偏差可學習的地方,這政策又如何?


這次會議,我在現場,約十五位議員的提問中,五、六位對政策及文件內容有認識和準備,所以他們的問題到位,也顯示他們對年輕人未來的關注。另有幾位將關鍵的資料也搞亂了,沒有好好理解文件就發炮,用盡時間發問使官員連回應的機會也沒有,這也是政治的一部分吧!其中一兩位的「目標」是局長和官員,自由發揮地給生涯規劃教育下定義、扭曲同工盡心為促進同學了解自己,和探索不同職業可能的工作屬牢化年輕人的活動!在笑着駡人的同時,打擊和否定了兩千多位學校生涯輔導老師。我,目睹了「教育政治化」的可悲。



撰文:何玉芬博士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
電郵:hoyukfa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