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解碼

男女有別?(一)

阿明自小已對「機械人」產生興趣。他愛把積木砌成幻想裏的機械人,然後當戰爭場面的大導演,這些「作品」也是美術功課的好題材。有機會到玩具店,阿明會花上個多小時研究各款機械人的設計。小學階段,阿明不愛看故事散文,但對科學有關的讀物還算有耐性:《空想科學讀本》打破「超人世界」神話,阿明很崇拜那位日本作家,還立志要當作家,融合寫作創意與科普知識。升上中學,阿明參加學校機械人隊,還與隊友得過全港比賽的大獎,更發現大學裏有工程學院,那可能是一展所長的地方 ⋯⋯


中三選科,阿明的學校建議同學修讀兩個選修科,數學成績達標的可修數學延伸單元。媽媽希望阿明選BAFS,但阿明學校的時間表限制BAFS只能與物理對選,而另一個選修科則可能是經濟、化學或地理其中一科。阿明最後選擇了物理、經濟和數學延伸單元。要應付八個學科,還要擔起在機械人隊裏培訓初中成員的責任,如何分配時間是一大考驗。阿明以中上的文憑試成績,加上在機械人活動的好表現,成功入讀工程學院,之後繼續參與各類機械人比賽。畢業後的第一份工,加入科技教育機構成為STEM教育培訓人員 ⋯⋯ 說到這裏,筆者想問:讀者認為阿明是男生還是女生?


阿明是真有其人,我於不同的學校培訓講座說過這故事,八成的老師會說阿明是男生,「精靈」的學生們知道老師問這題必有玄機,超過一半會說「男女也可以」。真相?阿明是一位女生,十分享受她現在的工作!由學習活動的參與機會,到高中選科、出路抉擇,性別刻板印象的影響無處不在。傳統和社會文化對女生在學習能力、性向、職業和家庭角色身分的既有想像中,女性在數理、工程(STEM)相關的學習和職業領域都處弱勢,女生一定程度上「被教育」以致內化了可能極為偏頗的觀念成「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學習STEM的動力和動機都少了,學習成就的預期也頗男生為低;STEM成績和表現突出的女生要選數理工程,不少也經歷自我懷疑、甚至得面對師長和朋輩的壓力!


結果是從個體而言,不少女生的職業選擇和發展在她們自覺和不自覺中被限制了。未來高增值經濟發展關鍵的創新科學科技產業,人力資源的質和量都重要,動員不了佔一半人口的女性在有關行業參與和貢獻,將是整體社會和經濟的損失。想知道女生能在STEM相關的學術和職業做得一樣好?下期筆者再從本地的研究數據與讀者分析。

何玉芬博士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
電郵:hoyukfan@gmail.com